淺析房地產開發企業破產案件之債權的優先受償權

時間:2019-09-03 來源: 作者:孟冰,杜雅琪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近年房地產市場遇冷,房地產開發企業(以下稱“開發商”或“債務人”或“發包人”)進入破產清算、重整或和解程序也已不再是新聞了。根據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顯示,全國已有多家開發商進入破產程序,例如云南奧宸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黑龍江匯雄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四川國榮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河北聯邦偉業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等。本文將就破產清算程序(以下簡稱“破產程序”)中對開發商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的權利?;そ新凼?。

  開發商破產案件中,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既有常見的破產費用、擔保債權、職工債權、稅收債權等,同時也可能包括基于債務人行業特殊性而產生的購房人債權、承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優先受償權,也可能涉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以下簡稱“《破產法解釋(三)》”)所規定為繼續營業而產生的新債權。這么多優先受償權,到底哪個優先權更優先呢?

  經我們梳理,破產程序中前述各項債權清償順位依次為:購房人債權、承包人建設工程款、擔保債權、破產費用、共益債務(注:為繼續營業而產生的新債權適用公益債務之順位)、職工債權、稅收債權。

  購房人的優先受償權

  對于開發商進入破產程序前簽訂的購房合同,房屋已建成但尚未完成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以下簡稱“權屬登記”)的,此種情況下,已支付了全部或者大部分購房款的購房人享有第一順位的優先受償權,本章將基于前述情況論述購房人的權利?;?。

  1、關于權利基礎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第二條規定,“消費者交付購買商品房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項后,承包人就該商品房享有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得對抗買受人”。值得關注的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しā返詼?、《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辦公室關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中有關消費者權利應優先?;さ墓娑ㄓθ綰衛斫獾拇鷥礎貳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諶嗣穹ㄔ喊燉碇蔥幸煲楹透匆榘訃舾晌侍獾墓娑ā罰ㄒ韻錄虺啤啊度舾曬娑ā貳保┲娑?,《批復》應作如下理解:

 ?。?)“消費者交付購買商品房”系指消費者為生活所需購買的用于滿足居住功能的房屋,不包括為投資或經營用途所購置的房屋。

 ?。?)“大部分款項”,《批復》未明確“大部分”的衡量標準,筆者認為此可參考《若干規定》第二十九條所采用的50%標準。

  因此,開發商破產案件中,對于符合本文所述情形之購房人享有基于特定不動產的非金錢債務屬性的特殊債權,該債權屬于可對抗建設工程款優先受償權的法定優先權。

  2、關于權利順位

  《批復》規定了“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得對抗買受人”,然而其未明確“不得對抗”的效力是否及于擔保債權與普通債權,但是《批復》第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房地產糾紛案件和辦理執行案件中,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的規定,認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優于抵押權和其他債權”,即工程價款的優先受償權優于抵押權和其他債權。

  由此可知,購房人之優先權優于承包人,而承包人之優先權先于擔保債權與普通債權,基于法律邏輯,購房人之優先權亦先于擔保債權與普通債權。

  3、關于行權路徑

  首先,《破產法》中沒有明確規定購房人如何行使其優先受償權,因購房人之優先受償權為法定優先權,可參考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零八條之規定“對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有優先權、擔保債權人,可以直接申請參與分配,主張優先受償權”。購房人可直接主張行使其優先受償權。

  其次,購房人的具體行權路徑還取決于購房合同的實際履行情況。根據《破產法》第十八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管理人對破產申請受理前成立而債務人和對方當事人均未履行完畢的合同有權決定解除或者繼續履行,并通知對方當事人。管理人自破產申請受理之日起二個月內未通知對方當事人,或者自收到對方當事人催告之日起三十日內未答復的,視為解除合同”。因此,筆者認為購房人的行使路徑應區分以下兩種情況:

 ?。?)對于購房人已支付全部購房款的

  購房人支付全部購房款,即購房人的合同義務已全部履行完畢,僅債務人單方未履行義務,鑒于此管理人不享有《破產法》第十八條規定的解除權,也不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法定解除權的,購房人可選擇向管理人主張交付該特定房屋并辦理權屬登記,或要求管理人處置該房屋并就所得款項行使優先受償權,具體如下:

  首先,如購房人向管理人主張交付房屋,如不存在《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所規定的履行不能等情況的,筆者認為管理人應當協助辦理權屬登記。

  需特別說明的是,此時由管理人協助辦理權屬登記手續也是購房人行使其優先受償權的方式之一,并不構成《破產法》第十六條所規定的無效的個別清償行為。筆者認為結合破產法中“債權平等原則”,第十六規定之目的是同類債權按照同一標準平等受償,非同類債權應分別基于債權所對應的實體規范確定其受償順位、標準和方式受償。購房人享有的是基于特定不動產的非金錢債務屬性的特殊債權,因此購房人要求交付房屋符合購房合同所約定的債權實現方式,事實上向購房人交付房屋也更符合《批復》《消法》及《若干規定》所主張的?;ど嬡ǖ牧⒎ň?。

  其次,如購房人主張處置房屋并就所得款項行使優先受償權,根據《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破產會議紀要》”)第25條規定“擔保權人權利的行使與限制。在破產清算和破產和解程序中,對債務人特定財產享有擔保權的債權人可以隨時向管理人主張就該特定財產變價處置行使優先受償權,管理人應及時變價處置,不得以須經債權人會議決議等為由拒絕。但因單獨處置擔保財產會降低其他破產財產的價值而應整體處置的除外”,因此,除單獨處置將使債務人財產整體價值降低外,管理人應根據購房人的要求處置房屋并向優先向購房人分配。

 ?。?)購房人僅支付大部分購房款的

  雙方合同義務均未履行完畢時,管理人有權依據《破產法》第十八條決定繼續履行或解除購房合同,此情況下購房人行權路徑應分以下兩種情況:

  首先,如管理人決定繼續履行合同的,購房人可自行選擇向管理人主張交付該特定房屋并辦理權屬登記,或要求管理人處置該房屋并就所得款項行使優先受償權,如購房人選擇前者的,在購房人支付全部購房款后,管理人應交付房屋并協助辦理登記;如購房人選擇后者的,購房人可根據《破產會議紀要》第25條規定要求處置管理人房屋并向優先向購房人分配。

  其次,對于管理人解除購房合同或者購房合同被視為解除的,筆者認為此時購房人對其已支付的購房款享有返還請求權,此債權同樣可依據《批復》享有優先受償權,購房人可根據《破產會議紀要》第25條規定要求處置管理人房屋并就其所得價款優先受償。

  建設工程價款的優先受償權

  1、關于權利基礎

  根據《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

  但是并非發包人欠付的全部款項均享有優先受償權,根據《批復》第三條規定,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工程款范圍限于承包人為建設工程實際支出的費用,包括應當支付的工作人員報酬、材料款等,而承包人因發包人違約所造成的損失則不享有優先受償權;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解釋(二)》”第二十一條規定“承包人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的范圍依照國務院有關行政主管部門關于建設工程價款范圍的規定確定。承包人就逾期支付建設工程價款的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等主張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據此,承包人可依據《合同法》《批復》及《解釋(二)》之規定就工程價款主張優先受償權,該優先受償權僅適用于工作人員報酬、材料款等直接支出的費用,不包括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

  2、關于權利順位

  如本文在“購房人的優先受償權”一章中所述,工程價款的優先受償權優先于抵押權和其他債權,但劣后于前述購房人的優先受償權。

  3、關于行權路徑

  《解釋(二)》第二十二條規定“承包人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期限為六個月,自發包人應當給付建設工程價款之日起算”,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月1日《解釋(二)》生效后,《批復》第4條中以建設工程竣工之日起計算行權期的規定不再適用。

  事實上,實踐中承包人的債權情況往往無法基于前述規定進行簡單認定,因此筆者將就以下特殊情況進一步論述:

 ?。?)建設工程合同被認定無效時

  《解釋(二)》第十一條規定“當事人就同一建設工程訂立的數份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均無效,但建設工程質量合格,一方當事人請求參照實際履行的合同結算建設工程價款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由此可知,承包人就建設工程款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前提條件是建設工程質量合格,并非合同效力。因此,只要建設工程質量合格的,承包人即可享有優先受償權。

 ?。?)建設工程停工的

  破產案件中,法院裁定受理房地產企業破產申請時,建設工程可能早已停工,《解釋(二)》第二十二條所規定的承包人的六個月行權期可能早已屆滿,承包人是否就此喪失其優先受償權?

  《解釋(二)》未對此作出明確規定,但是《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辦(2011)442號】(以下簡稱“《2011年會議紀要》”)第四條第(二)款對前述問題規定:首先,非因承包人原因導致工程未能竣工,優先受償權自實際竣工之日起計算;其次,因發包人導致施工合同解除或終止履行的,優先受償權自自合同解除或終止履行之日起計算。鑒于此,筆者將基于《2011年會議紀要》之精神,并結合《解釋(二)》第二十二條之規定對前述問題進行論述:

 ?、儷邪艘咽導適┕ね甌?,且竣工驗收合格的

  筆者認為此情況下合同約定的付款條件早已成就,如承包人已經按照《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之規定催告,但發包人仍未付款的,截至發包人破產裁定受理日,承包人的六個月行權期尚未屆滿的,承包人可在破產程序中向管理人主張優先受償權。

 ?、誄邪艘咽導適┕ね甌?,但尚未竣工驗收的

  筆者認為可分以下兩種情形:

  第一,建設工程質量合格的。根據《解釋(二)》第二十條規定“未竣工的建設工程質量合格,承包人請求其承建工程的價款就其承建工程部分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筆者認為此情況下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應同前述“承包人已實際施工完畢,且竣工驗收合格的”,即承包人已按規定催告,截至發包人破產裁定受理日,承包人的六個月行權期尚未屆滿的,承包人即可在破產程序中向管理人主張優先受償權。

  第二,建設工程質量不合格的,《解釋(二)》未對此作出明確規定,筆者認為可參考《解釋》第三條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且建設工程竣工驗收不合格時,承包人主張付款之規定,“(一)修復后的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發包人請求承包人承擔修復費用的,應予支持;(二)修復后的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不合格,承包人請求支付工程價款的,不予支持”。

  因此,對于工程質量不合格的,但經其修復后合格的,只要承包人有權主張工程價款(不包括修復費用),且截至發包人破產裁定受理日,承包人的六個月行權期尚未屆滿的,承包人即享有優先受償權(不包括修復費用),此符合?;こ邪說牧⒎ň?,同時也未突破《解釋(二)》中工程質量優先之原則。

  如上所述,對于建設工程停工的,如截至發包人破產裁定受理日,承包人仍享有優先受償權,且六個月行權期尚未屆滿的,承包人即可在破產程序中向管理人主張優先受償權。

 ?。?)裝修裝飾工程款是否優先受償權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裝修裝飾工程款是否享有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的優先受償權的函復》規定,裝修裝飾工程屬于建設工程,可適用《合同法》中關于建設工程款優先受償權的規定,且《解釋(二)》第十八條規定“裝飾裝修工程的承包人,請求裝飾裝修工程價款就該裝飾裝修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裝飾裝修工程的發包人不是該建筑物的所有權人的除外”。值得注意的是,筆者認為裝飾裝修工程的優先受償權還應以工程質量合格為前提,此不僅符合《解釋(二)》強調工程質量優先的原則,并且工程質量合格通常也是合同中重要的付款條件,如付款條件尚未成就,優先受償權則無從談起。

  因此,除發包人非該建筑物的所有權人外,裝飾裝修工程價款可就裝修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

  關于擔保債權

  1、關于權利基礎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以下簡稱“《物權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二)、(五)款規定,債務人可以其有權處分的建筑物和其他土地附著物、建設用地使用權、正在建造的建筑物設立抵押擔保,且前述財產可一并抵押,又根據《物權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以前述財產抵押的,抵押權自登記時設。

  因此,對于開發商進入破產程序之前已就其享有處分權的建設用地土地使用權、建筑物及在建工程設立抵押權的,根據《破產法》第一百零九條之規定,即使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擔保權人仍然可就債務人特定財產享有優先受償權,此即破產法理論中所稱別除權。

  2、關于權利順位

  根據《破產法》第一百零九條規定,擔保權人可就債務人特定財產主張優先受償權,但是如前所述,購房人及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優先于擔保權人,因此如購房人、承包人及擔保權人同時就債務人同一特定財產享有優先受償權的,三者的優先權順位為購房人優先于承包人,而承包人優先于擔保權人。

  3、關于行權路徑

  《物權法》第一百九十五條規定,“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抵押權的情形,抵押權人可以與抵押人協議以抵押財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財產所得的價款優先受償。協議損害其他債權人利益的,其他債權人可以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該協議。抵押權人與抵押人未就抵押權實現方式達成協議的,抵押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拍賣、變賣抵押財產。抵押財產折價或者變賣的,應當參照市場價格”。

  根據《破產會議紀要》第二十五條規定,除單獨處置將使債務人財產整體價值降低外,管理人應根據擔保權人的主張及時處置特定財產并清償擔保權人。

  但是,如債務人用于抵押的建設用地土地使用權是以劃撥方式取得的,抵押權人還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擔保法》第五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即土地使用權拍賣所得的價款應先行繳納相當于應繳納的土地使用權出讓金的款額后,抵押權人方可優先受償。

  由上可知,管理人應根據擔保權人的主張及時處置債務人特定財產,并就所得價款先行繳納土地使用權出讓金(如有),再行清償購房人債權(如有)、承包人債權(如有),最后擔保權人再就剩余款項優先受償。

  破產費用、共益債務、職工債權及債務人欠繳稅費的優先受償權

  1、定義

 ?。?)關于破產費用

  《破產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破產費用包括破產案件的訴訟費用,管理并處置債務人財產的費用;管理人履行執行職務的相關費用與管理人報酬;

 ?。?)關于共益債務

  《破產法》第四十二條規定,共益債務的范圍如下:“因管理人或者債務人請求對方當事人履行雙方均未履行完畢的合同所產生的債務;債務人財產受無因管理所產生的債務;因債務人不當得利所產生的債務;為債務人繼續營業而應支付的勞動報酬和社會保險費用以及由此產生的其他債務;管理人或者相關人員執行職務致人損害所產生的債務;債務人財產致人損害所產生的債務”。

  2、關于權利基礎及順序

  關于破產費用、共益債務、職工債權、欠繳的稅費的優先受償權及權利順位,《破產法》作出明確規定,具體如下:

  首先,《破產法》第四十三條規定,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由債務人財產隨時清償,如不足以同時清償前述所有費用的,先行清償破產費用;如不足以所有清償破產費用或所有共益債務的,按比例清償。

  其次,《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破產財產在優先清償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后,再依次清償:“(1)破產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2)破產人欠繳的除前項規定以外的社會保險費用和破產人所欠稅款;(3)普通破產債權。破產財產不足以清償同一順序的清償要求的,按照比例分配”。

  因此,上述債權或費用的順位依次為:破產費用、共益債務、職工債權、欠繳的稅費。

  3、關于行權路徑

  首先,根據《破產法》第四十三條規定,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由債務人財產隨時清償。

  其次,關于職工債權與債務人欠繳的稅費,根據《破產法》第四十八條之規定,“債務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不必申報,由管理人調查后列出清單并予以公示。職工對清單記載有異議的,可以要求管理人更正;管理人不予更正的,職工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即職工債權、欠繳的稅費均不必申報,由管理人調查確認后公示。

  雖然《破產法》對于破產費用、共益債務、職工債權、欠繳的稅費作出較為詳細的規定。但是筆者認為以下兩點值得進一步論述:

 ?。?)債務人因欠繳稅款而產生的滯納金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

  雖然于2008年12月31日生效的《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稅收優先權包括滯納金問題的批復》明確規定“《稅收征管法》第四十五條規定的稅收優先權執行時包括稅款及其滯納金”,即因欠繳稅款而產生的滯納金具有優先受償權。

  但是于2012年7月12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稅務機關就破產企業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提起的債權確認之訴應否受理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最高院關于滯納金批復》”)對上述問題作出相反規定,即“破產企業在破產案件受理前因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屬于普通破產債權。對于破產案件受理后因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人民法院應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一條規定處理”,即破產案件受理前已有的滯納金屬于普通債權,破產案件受理后產生的滯納金,則不屬于破產債權。

  同《最高院關于滯納金批復》,于2019年3月28日生效的《破產法解釋(三)》也明確規定“破產申請受理后,債務人欠繳款項產生的滯納金,包括債務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應當加倍支付的遲延利息和勞動保險金的滯納金,債權人作為破產債權申報的,人民法院不予確認”。

  鑒于此,筆者認為上述問題已不再具有爭議性,已破產案件受理前已有的滯納金屬于普通債權,不享有優先受償權,而破產申請受理后的滯納金不屬于破產債權,亦不存在優先受償權。

 ?。?)關于破產費用、共益債務優先權順位的例外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三條第(二)(以下簡稱“《破產法解釋(二)》”)款規定“對債務人的特定財產在擔保物權消滅或者實現擔保物權后的剩余部分,在破產程序中可用以清償破產費用、共益債務和其他破產債權”。根據該規定,擔保債權就債務人特定財產享有絕對的優先權。

  但是,實踐中確有一尷尬局面,開發商進入破產程序前通常已就其全部或大部分財產設立了擔保權,由此導致破產案件中擔保債權額通常已超出破產財產價值,如根據上述《破產法解釋(二)》第三條規定優先償還擔保債權,則債務人已無其他破產財產可支付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

  筆者認為對于擔保債權額超出破產財產價值,且債務人無其他破產財產支付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的破產案件,破產程序陷入僵局的,破產費用、共益債務分以下兩種情況處理:

 ?、俟賾諂撇延彌芾砣吮ǔ?br />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確定管理人報酬的規定》第十三條“管理人對擔保物的維護、變現、交付等管理工作付出合理勞動的,有權向擔保權人收取適當的報酬。管理人與擔保權人就上述報酬數額不能協商一致的,人民法院應當參照本規定第二條規定的方法確定,但報酬比例不得超出該條規定限制范圍的10%”。

  因此,對于上述破產僵局,筆者認為管理人可根據上述規定可向擔保債權人主張管理人報酬。

 ?、詮賾諂撇延茫ü芾砣吮ǔ瓿猓┯牘慘嬲?br />
  筆者認為,破產程序是對債務人的全部債權債務集中處理的程序,破產程序是全體債權人實現債權的方式,因破產程序發生的費用(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屬于全體債權人實現其債權的費用,因此破產程序中實現債權的費用可參考適用普通程序中與實現債權的費用的相關規定。具體而言,《合同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債務人財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時,且當時當事人沒有約定的,應當按以下順序抵充:實現債權的有關費用、利息、主債務;《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十四條規定“債務履行期屆滿,債務人不履行債務致使抵押物被人民法院依法扣押的,自扣押之日起抵押權人收取的由抵押物分離的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按照下列順序清償:收取孳息的費用;主債權的利息;主債權”。

  因此,針對上述情況,筆者認為管理人處置擔保物所得價款可優先支付破產費用(管理人報酬除外)、共益債務后,再行償付擔保債權。

  破產程序后新發生的借款

  1、關于權利基礎

  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對于為繼續營業而發生的借款(以下稱“新債權”),此借款之債權人(以下稱“新債權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新債權人如何主張優先受償權?

  《破產法解釋(三)》第二條規定“破產申請受理后,經債權人會議決議通過,或者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前經人民法院許可,管理人或者自行管理的債務人可以為債務人繼續營業而借款。提供借款的債權人主張參照企業破產法第四十二條第四項的規定優先于普通破產債權清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其主張優先于此前已就債務人特定財產享有擔保的債權清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管理人或者自行管理的債務人可以為前述借款設定抵押擔保,抵押物在破產申請受理前已為其他債權人設定抵押的,債權人主張按照物權法第一百九十九條規定的順序清償,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因此,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經債權人會議決議或法院許可,債務人為繼續營業而發生的新債權,新債權人可參照共益債務享有優先受償權。

  2、關于權利順位

  關于該優先受償權的權利順位,雖然《破產法解釋(三)》明確規定新債權的優先受償權優于普通債權,劣后于在先的擔保債權,但是因開發商破產案件中涉及較多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筆者將進一步論述新債權人與其他債權的優先權順位:

 ?。?)關于新債權與破產費用,鑒于新債權人的優先受償權是參照共益債務之規定主張,因此新債權與破產費用的順位同樣適用《破產法》第四十三條中關于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的順位規定,即債務人財產不足以同時清償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的,先行清償破產費用,如不足以所有清償破產費用或所有共益債務的,按比例清償。

 ?。?)關于新債權與職工債權、稅收債權,《破產法解釋(三)》第二條僅明確新債權人的優先順位優于普通債權,未明確其與職工債權、稅收債權順位關系,筆者認為因新債權人的優先受償權是參照共益債務之規定,又根據《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共益債務優先于職工債權、稅收債權,因此新債權的順位應參照《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優先于職工債權、稅收債權。

 ?。?)關于新債權與普通債權,《破產法解釋(三)》第二條明確新債權人的優先順位優于普通債權。

 ?。?)關于新債權與擔保債權,《破產法解釋(三)》第二條明確新債權人的優先順位不得對抗已就特定財產享有擔保權的債權人。

 ?。?)關于新債權與購房人、承包人之債權,鑒于新債權的順位不得對抗在先擔保債權,且因擔保債權的優先性劣后于本文前述購房人、承包人,因此新債權人的優先受償權亦不得對抗購房人與承包人。

 ?。?)關于同一抵押物上新債權人與在先抵押權人,以債務人財產為新債權人設定抵押權的,如該抵押物上已有在先的抵押權,或者債務人同時為兩個及以上新債權人設立抵押權的,該抵押物上債權受償順位按照《物權法》第一百九十九條之規定行使,即抵押權均已登記的,按照登記先后順序清償,同順序的按比例清償;如有未登記的抵押權,則登記的優先于未登記的。

  如上所述,新債權順位優先于職工債權、稅收債權及普通債權,但劣后于破產費用、購房人債權、承包人債權及擔保債權。

  3、關于行權路徑

  筆者認為既然《破產法解釋(三)》第二條明確新債權人參照共益債務享有優先受償權,在遵循上述權利順序的前提下,新債權人即可根據《破產法》第四十三條規定主張就債務人財產隨時清償。

  綜上所述,對于開發商破產案件中各項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除第四章所述破產費用、共益債務優先權順位的例外情形,破產程序中各債權的清償順位依次為:購房人債權、承包人建設工程款、擔保債權、破產費用、共益債務(包括新債權人)、職工債權、稅收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