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關押近一年的“詐騙重犯”,如何無罪走出看守所?

時間:2019-08-08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合同詐騙,涉案金額2000多萬,一旦被定罪很有可能就是無期徒刑。這樣的后果,對于刑事辯護律師來說,既是一種巨大的壓力,也是一種無形的動力。

  近日,京都律師事務所翁小平、劉記輝律師共同辦理的某房地產銷售代理企業負責人銷某(化名)涉嫌合同詐騙一案,經過精細有效的辯護工作,成功獲得檢察機關不予起訴的結果。涉案金額2000多萬的“詐騙重犯”,在被關押近一年后,終于以“無罪之身”走出看守所,重新回到親人和朋友身邊。

  案情要點

  銷某是一家房地產銷售代理公司的負責人,多年前,該公司在當地代理了一個新開發樓盤的銷售工作。但是,由于地段等原因,最初的銷售情況并不理想,而且開發商給的代理費用也不高。在這種情況下,基于開發商等各方面的壓力,銷某開始到處“取經”,最后確定了一種“電商優惠方案”,即收取3萬、5萬不等的電商渠道費用后可以打折沖抵7萬、10萬不等的購房費用,以此來吸引購房人。

  多年后,公安機關指控:銷某在未獲得開發商授權且明知期房備案價格的情況下,私自決定在備案價格基礎上加價對外宣傳銷售,同時采用團購優惠活動的方式將房價最終控制在網簽價格的范圍內,使購房人在交納正常房款的同時還要向銷某公司交納活動款,銷某等人將該活動款據為己有。

  本案非常典型,客觀來說,也確實反映出了房地產銷售行業中的一些亂象。但是,這樣的行為是否真的構成了公安機關所指控的合同詐騙罪?這是一個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以至于,我們在看守所會見的時候,值班民警都發出了這樣的疑問:替別人賣房子怎么還把自己賣成了詐騙犯?

  爭議焦點

  接受委托后,我們第一時間會見了當事人,全面了解案件的背景情況,隨后又詳細審閱了案卷材料,結合調查走訪情況,最后梳理出了本案的疑點和可能的“爭議焦點”:

  1.開發商對于當時的房屋銷售價格和方案是否知情?所謂銷某“私自決定”的指控能否成立?

  2.本案部分涉案爭議已經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得到解決,公安機關再次以刑事犯罪介入偵查,是否合法?依據何在?

  3.本案中是否存在合同關系?有幾個合同關系?合同主體各方都是誰?

  4.本案是否存在詐騙行為?即便存在詐騙行為,到底是“民事欺詐”還是“刑事詐騙”?法律上有沒有其他的處理渠道和方案?

  5.認定“詐騙”數額2000多萬的證據是否達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

  6.如果最終要認定犯罪成立,是單位犯罪還是個人犯罪?

  成功辯點

  隨著“捕訴一體”的推廣,對于刑事案件的嫌疑人,只要檢察機關批準逮捕了,在審查起訴階段取保、不起訴的難度越來越大,目前甚至可以說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但是,本案中,經過查閱大量案例、充分分析論證,我們認為在罪與非罪的問題上,不構罪的理由和依據是非常充分的。

  基于這樣的判斷,針對審查起訴階段辦案機關的“關注重點”,我們向檢察院提交了近萬字的《建議對銷某不予起訴的法律意見書》,對相關重點問題進行了全面剖析,提出了本案不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即便存在違規行為也是民事糾紛,甚至可以適用行政手段對其進行處罰,而不應作為刑事犯罪處理的辯護意見。

  一、在案證據顯示,銷某公司的代理銷售方案,事實上經過了開發商負責人的同意許可,未獲得授權的說法不能成立。

  二、購房人的購房行為是根據其自身社會經驗及對未來房市價值的判斷做出的,并不依賴銷某公司的加價宣傳銷售行為,加價宣傳行為與所謂的財產損失之間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

  三、不管是對于房地產開發商的委托銷售行為還是購房人的購房行為來說,合同目的都已實現,且因房價上漲,購房人均收益頗豐,并無實際損失,因此絕大部分購房人并沒有對此提出刑事報案,甚至提起民事訴訟的都很少。且對于多繳納的活動費用,完全可以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追回,沒有進行刑事追訴的必要。

  四、即便認定銷某等人存在加價銷售的欺詐行為,也屬于價格違法行為,屬于行政法調整的范圍,且現有行政法規已有一系列的明確規范。刑法作為?;しㄒ嫻淖詈笫侄?,應時刻堅持內在的謙抑品質,實無升級對此進行刑事定罪處罰的必要和意義。

  五、在司法實踐中,將類似情況的案件作為刑事犯罪處理,根據辯護人查找的結果,尚無先例。

  六、近期黨中央高度重視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的?;すぷ?,中央和兩高的一系列文件也要求嚴格合同詐騙罪與經濟糾紛的界限,準確把握罪與非罪的標準,不能把履行合同中發生的經濟糾紛作為犯罪處理。

  除了書面意見,在辦案過程中,我們還多次與承辦檢察官積極、充分溝通,承辦檢察官最終充分考慮并接受了我們的意見,對銷某做出了不予起訴的公正決定。

  辦案隨筆

  辯護工作應爭取在盡早的環節解決問題,這是基本原則。因此,在刑事訴訟的每一個環節,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都必須全力以赴。

  在本案辦理過程中,有兩個小細節,讓我們感觸頗深:

  一個是第一次會見當事人的時候,由于已經被關押了300天,我們能夠感受到,他的內心已經心如死灰,不抱什么希望了,對我們的態度也是冷漠和茫然的。好在,經過我們層層剖析和抽絲剝繭,他已自我放棄的心里呼地一下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開始跟我們詳細地介紹事情的經過和來龍去脈,為我們找到幾個有效且直接的辯點。

  在辯護工作中,我們會經常碰到這樣的情形,看完案卷后充滿了無力感,甚至毫不懷疑自己的當事人就是有罪的,而當會見完當事人后得到的又是另外一個版本的故事。因此,辯護人不僅要學會獨立思考,更要懂得傾聽,從當事人的講述中去發掘辯護的有利因素,畢竟只有親歷者本人才是最了解事發經過的那個人。

  另一個是去檢察院案管中心遞交法律意見書的時候,當時工作人員看到我們提交了一份厚厚的材料,既好奇又不解,問我們到底提交的是什么東西?怎么這么厚?我們說就是不予起訴申請,該工作人員悠悠地說了一句怎么寫這么多???!其中夾雜著怎么樣的復雜情緒,我們不得而知。但是,第二天當承辦人以十分友好的語氣告訴我們說意見書收到了,他們非常仔細地研究了,會充分考慮的時候,我們一下就放心了,這是個好兆頭!所以,所謂的職業共同體,要贏得相互的尊重,需要建立在各自都有專業操守、盡職盡責的基礎上。

  雖然對于最后的結果,我們已經有了較好的預期,但是,當接到家屬的電話,告訴我們銷某已經從看守所出來的時候,我們還是無法抑制住內心的激動和欣喜。

  辯護律師,肩負著當事人的生命、自由和財產,不管多苦多累,這樣的結果就是最好的嘉獎,一切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也正是這樣的成就感,鼓勵著我們在艱辛的刑事辯護道路上勇敢地走下去——“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br />